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

理性、资本与现代性
发布时间:2019-12-13     字号: [小] [中] [大]

  现代性(modernity)得到黑格尔、马克思、韦伯和涂尔干等大学者从不同维度的论述和批判。他们批判现代性的角度多有不同,更是基于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学的不同范式。现代性及其批判之于现在的中国也具有重要的意义,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还处在工业化的进程之中,而工业化的性质等同于现代性,而且根据吉登斯的现代性思想,这一过程中突出存在的现代性与传统的“断裂”,那种“制度性”的转变,也就是在制度、文化和生活方式等方面发生的彻底改变,在当下的中国也表现的特别突出。在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发展中的增长问题不再那么突出,结构问题凸显的时候,或者在宏观问题得到大范围的解决,微观个体性质的问题突出的时候,现代性及其批判就更加显现出不同的特质。

  当下中国学者对现代性及其批判的研究更多聚焦在马克思身上。鉴于马克思与黑格尔之间的思想渊源,人们对这两人现代性批判的关联有不同的理解。根本问题就在于,马克思对于现代性的批判是否全然建立在资本概念之上,而黑格尔的现代性批判则建立在理性之上。也就是说,黑格尔认为“理性”造成了现代性。那么,资本是不是现代社会和现代性的根本动因呢?国内如罗骞等学者认为,在马克思的分析范式当中,是资本导致了现代性的分野。

  资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与经济词汇,前有马克思的《资本论》(德文,DAS Kapital)震撼了最近这两百年的人类历史,未来还将持续产生深远的影响。近有皮凯蒂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德文,Das Kapital im 21. Jahrhundert)成为近两年的超级畅销书,引发学界的热评和一般读者群体的热捧。皮凯蒂似乎也是不吝用胜勇追穷寇,至少又在国内出版了《不平等经济学》、《漫长的危机:欧洲的衰退与复兴》、《财富再分配》等著作,部部都销量不错。这些著作讨论的主题也都是资本主义社会当中,由于资本引发的戏剧性反应,那种对立的财富和收入在社会不同群体之间的分割。

  按照斯坦福大学的沃尔特·沙伊德尔在《不平等社会》一书中的分析,人类社会的财富和收入极化的不平等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也不是资本的产物,而是一个跨越人类社会一万年历史的历史现象。布兰科·米兰诺维奇的《全球不平等》回顾的是近千年的全球历史中的不平等。

  因果关系的基本条件之一是因在果之前。据Edwin Cannan等学者考证,资本(capital)一词具有经济含义最早也是到了十六世纪晚期的贸易商人记账的会计例子当中,代表的是拥有的财产,或者是欠他人的东西。1而“资本主义”(capitalism)一词,可能最早出现在萨克雷的《The Newcomes》小说之中。在古典经济学者当中,资本一词的使用也是逐渐显得频繁起来,尤其是斯密在《国富论》之中更多的使用了资本(capital)一词,而且他将能够创造收入的财产称为“资本”2 。英国古典经济学毫无疑问是马克思思想,尤其是其经济学理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马克思虽然并没有创造或者最先使用“资本主义”一词,但他赋予了资本更多的内涵,与特定的生产方式紧密结合在一起,甚至给予其政治含义,资本不再是具体的“物”,而是“社会的,属于一定历史社会形态的生产关系”。 3另外,马克思对于资本概念的使用也可能受到其母国的影响。至少与斯密和马克思在纯粹经济学意味上使用的资本概念相一致的德语出现在十九世纪的中期,德国的南部出现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生产”(Capitalistische Produktion)这样的概念,表示的是一种会制造剩余价值的生产活动。

  理性与资本并不是全然分割的。理性并不是纯粹哲学的词汇,它与人们的社会经济生活,与市场经济的关系在斯密的《国富论》中体现的非常丰富。黑格尔也没有纯粹从哲学的角度探讨现代性,换言之,黑格尔并不是只讨论康德的“纯粹”哲学,黑格尔只是认为包括现代性在内的不同的范畴可以反映同样的精神哲学,即同样的自由思维。反而,他特别重视财产自由,认为这是意志自由成为外部存在的直接现实,而且尖锐地提出,“人唯有在所有权中才是作为理性而存在的。 4紧接着他又说到,“现代世界就是以主体性的自由为原则的,而且作为现代世界原则的自由,不仅仅是心灵本身的自由,同时还包含着道德伦理、法律和国家等方面的合乎理性的制度化现实”5 。在黑格尔那里,人们抗争对自由的限制的武器就是“理性”,换言之,理性是精神自由前进的动力。总而言之,理性、自由是黑格尔现代性哲学的基础,而且这种现代性同样具有社会经济和政治法律的内蕴。  

  此外,理性与资本主义的发展是关联的。马克思·韦伯认为理性主义指导下发展起来的劳动分工、生产组织、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发展和政治发展是西方社会发展,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独特道路。而且,资本的积累过程中也闪现着经济理性主义的光芒。

  当然,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无疑更为彻底,但建立在资本之上的马克思对于现代性的批判,在经济学上除了受到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影响之外,还受到德国自身经济学思想发展的影响。另外,很难分离出马克思在社会经济层面对现代性的批判没有受到德国哲学传统,尤其是黑格尔哲学的影响。马克思的建立在资本之上的现代性批判与黑格尔建立在理性之上的现代性批判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是彻底的扬弃?还是有承继的关系?




[1] 曹龙虎,“近代“Capital/资本”译名问题考略”,江苏社会科学,2016年4月,p231,232。

[2] 亚当·斯密: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Adam Smith,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第1卷,牛津大学出版社1928 年版,第304 页。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 卷,人民出版社1995 年版,第577 页。

[4]陈嘉明:《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十五讲》,p78

[5]陈嘉明:《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十五讲》,p75


凡本网编辑上传的文章内容(注明转载文章除外),均为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送彩金200的网站大白菜”。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如需转发本网文章,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我们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关闭
网站访问总量: 2469883
Baidu